新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我暴富了 > 第72章 第 72 章

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我暴富了 第72章 第 72 章(1/4)

  苏凉回到家,苏母正在做饭,看到她进门,探出头来看了一眼:“小景还要加班呢?”x新文学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:/

  “嗯,还得半小时。爸爸还在看店吗?学生们这会儿正上晚自习呢,让爸爸也一起回来吃不就行了?吃了饭再去。”

  苏母回道:“说过了,做好了饭我就打电话给他。”

  苏凉应了一声,又问:“这几天忙不忙?需不需要找个帮忙看店的人?”

  苏母连忙拒绝:“不用,我跟你爸忙得过来,就午饭和晚饭这会儿忙一点,但是咱们做的盒饭有限,半小时也就卖完了,哪里需要请人了?”

  苏凉也不再多发表意见,笑着说道:“你们觉得好就行,可千万别累病了,那就不合算了。”

  “在学校里面开个小超市,可比在饭店里面帮忙要轻松多了,大部分时间我就是跟你爸在那坐着,看看书,听听广播。下课了偶尔有学生来买点小零食,就这点活儿,哪能累的到我们?妞妞别操心了,好好完成你的学业才是正经事。”

  苏凉应下。

  母女两人将饭菜端上桌的时候,明景晏和苏父也都回来了。

  吃过饭之后,苏父苏母继续去小超市,等着学生们放晚自习后再回家来休息,苏凉和明景晏也一边散着步回了专家公寓。

  “你们说什么了?”

  明景晏看着她:“苏凉,你好像有点焦躁啊。”

  苏凉毫不否认:“对啊,不仅焦躁,而且还很烦,总觉得他来了就要发生什么大事似的。”

  明景晏捏了捏她的脸,才说道:“明景晏想要知道的,也是我想要知道的。我不了解江晚晚,也对她不感兴趣,但是那三个大猪蹄子,我都调查过。作为一个正常人,说实话,我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和举动。”

  苏凉眨了眨眼,没太明白他什么意思。

  明景晏又说:“你知道范之林和乔铭信都不再喜欢江晚晚的事情吧?”

  “啊?不喜欢了?真的吗?”苏凉还真不知道,来到港城之后,她就几乎不怎么关心之前的这些人了,他们喜欢谁,又跟她有什么关系?

  “我还以为那二十万礼金是为了恶心我们呢,比如说到时候江晚晚订婚,给她送个二百万的钻戒什么的,好衬托我们的寒碜。”苏凉又说,“不过我也不在乎,钱到手就行,我又没打算给他回礼。”

  明景晏感叹道:“苏凉你好抠啊,薅来的猪毛还这么抠。”

  苏凉踹他一脚:“下个月的零花钱不想要了是不是?”

  明景晏杠而不自知:“要不要有区别吗?难道不是都给你买零食吃了?”

  苏凉气极反笑:“那就别要了。”

  明景晏立刻又反应过来了:“那我岂不是没钱买零食了?你是不是又要打我?还要跟爸妈告状,我对你不好,连零食都不肯给买?”

  苏凉很嚣张,抬着下巴跟他杠:“对啊,要不然呢?你也可以告状说我打你,不给你零花钱啊。”

  明景晏:“……”

  瞪着她看了一会儿,明景晏最终也只是揉了揉她的脸颊,叹气道:“老婆你真可爱,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老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呢?”

  苏凉面无表情:“太假了,重来。”

  一直到第三遍,苏凉才喊停:“好了,过关了。”

  明景晏长吁一口气:“结婚后男人果然没人权啊。”

  苏凉:“你是不是想恢复单身啊?”

  明景晏立刻打住了这个话题,直接转回到今晚上的事情上去:“穆蔚曦怀疑,江晚晚失踪的事情不太单纯,想要我帮他调查,费用很可观。他说那个小视频里面的江晚晚,不太像正常的江晚晚。”

  这一点苏凉就无法发表什么意见了:“我跟江晚晚不太熟,不过我觉得她一直都是间歇性神经病。我记得她第一次去学校找我的时候,看上去柔弱可怜,气质很奇怪。是不是穆总觉得,温柔善解人意纯白天使江大小姐,才是正常的江晚晚啊?”

  明景晏:“我哪知道?我跟她说的话统共都没超过十句,能记住她长什么样子,还是因为她跟你长得像。”

  苏凉琢磨了一会儿,没有什么头绪,便放弃了,转而又问道:“穆蔚曦让你帮忙调查是几个意思?他难道请不起调查公司吗?为什么要给我们送钱?”

  “调查公司容易找,但是,他找不到可靠的能买得到五万美金小视频的人,总不能让江墨林去买他姐的小视频吧?”

  苏凉:“……这确实有点重口了。”

  仔细想一想也是,乔铭信不跟他混了,估计不可能帮忙,方行舟中看不中用,从来就不靠谱。连乔铭信都能坑,可见这个人的诚信度。而且,方行舟也不会乖乖听他的话。用他,反而是个□□烦。

  不过随即,苏凉一下子就又高兴了:“给多少钱啊?”

  “全部调查费用报销,包括已经用完的五万美金。而且,调查结束后,给咱们八百万的酬劳。”明景晏掰着手指跟她算,“这八百万呢,给周延深五十万意思意思得了,反正他也不知道这钱的存在,其余的就是咱们的了。”

  “哇!”苏凉顿时星星眼,“不愧是有钱人。”

 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,苏凉就开始计划着,这七百五十万该怎么花了,笑的眉眼弯弯,起初的烦恼顿时消弭无踪。

  快要到家的时候,苏凉终于从再次薅到猪毛的喜悦中冷静下来,问道:“如果是邪↓教的话,又是在国外,会不会有人身危险?”

  “不会,我会打理好的,你就不要瞎操心了,多想-->>